正在阅读:

2018年懂懂日记:幸福的

同学刘,泰安工作。

人民教师。

他说在十字路口看到我车了,问我是不是在泰安?

我说,是。

约见。

他胖了很多,脸色有些暗淡……

我问,还经常熬夜?

他说,偶尔。

我说,到了咱这个年龄不能熬夜了,你看你脸都有些浮肿。

他说,我是肾炎。

我问,咋搞的?

他说,我也不知道,只能说,生命无常,人生短暂,说不上突然哪天就卧床不起了。

我问,父母还在这边?

他说,在。

我问,股票炒的如何?(他喜欢在同学群上分享股票信息)

他说,亏了接近20万了,几乎全军覆没了,白搭了。

我问,我总感觉你状态不大对劲,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说,让父母愁毁了。

我问,他们在这边没朋友?

他说,不是这些问题,而是在孩子教育问题上有分歧,例如我送儿子去学散打,我娘就拦着,就明确告诉我,只要她不死,就不可能允许我送儿子去学散打,你说我咋弄?

我说,我觉得,你需要断奶,不是给你自己断奶,而是给父母断奶,他们是巨婴模式,你要让他们回归他们的生活,你的儿女是你的,不是他们的,他们不能干涉,你等于把安卓和IOS装到一个手机里了,肯定相互冲突,最终孩子不知道该听谁的,而且你这样不觉得很累吗?等于你扛了一个家族在肩上。

他说,特别的累。

我说,你要狠下心来,你管的太多了,其实是开启了彼此伤害模式,父母是父母,我们是我们,儿女是儿女,要把这些情感都剥离开,不能什么都揽到自己身上,最终都以你为中心开启了战争。

他说,现在就是,我在家他们就吵,我不在家他们就不吵。

我说,我作为旁观者来看你,我觉得你完全被这些琐事给压倒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处理这些矛盾了,没有精力去做其它了。

他说,就是。

我说,要大胆的给他们断奶。

他问,你不是也跟父母住一起吗?

我说,不是,我们是在一个小区,一周见一次,平时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几乎不产生交集,而且我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我父母不会干涉,至于我儿子的事,我父母顶多是辅助,例如偶尔帮着接送一下,但是绝对不可能左右,连意见都不能轻易提,我们跟父母相处的就跟好朋友似的,每周一次家庭聚餐,大家坐一起聊聊天,很好。

他说,自从我生病后,我感觉更喘不过气来了。

我说,让他们回老家吧,城市是你的,不是他们的,你若是实在过意不去,就在咱老家县城给买套房子,让他们去住,至少冬天是暖和的,这就足够了,不要非要捆绑在一起,我觉得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一件事,关键是你还给自己升华了,意思是这才叫孝。

他说,关键是我送他们回老家,他们又不放心我们这边,又是担心孩子没人看,又是担心没人做饭。

我说,你不要给他们机会。

我觉得,我提出的这些观点,对于同学刘而言,他很难接受,因为他把我说的这些理解为了“不孝”。

“孝”成了他背上的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了,而且他总是急于成功,想自己买上属于自己的房子(现在住的房子是岳父名下的),那么就会走一些捷径,例如炒股、买彩票、玩虚拟货币。

最终,赔多,赚少,甚至可能把他这么多年的积蓄全赔进去了,我从侧面问他炒虚拟货币赚了多少钱?具体多少钱没说,只说完了,完了。

父母吵架也好,干涉也罢,根源是儿女不够强大,若是足够强大,父母也会尊重你的,连意见都不会提的,我爹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倘若我在家种地,种的不如我爹好,他肯定天天到我家骂我,现在我爹敢给我提意见吗?

不会的。

甚至我一回家,家里就跟来了村长似的,纷纷起立。

所以,我说要先让父母有安全感,就是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看到儿子生活的很幸福,他们自然安心的回去,为什么不甘心回去?他们也觉得你混的不像个样,马上40的人了,连套房子都没有,抓紧过来帮帮你。

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跟他推心置腹的谈了谈,我的建议就是两点:

第一、减负。

第二、认输。

减负就是把父母砍去。

认输就是对失败的投资认了,不再沉湎了,过去赔了就赔了,从现在开始好好攒钱,不再投机了,彻底打消赌回来的念头。

心疼?

心疼也忍着。

至于治病?一切病都是由心病引起的,心病好了,这些自然就会好转,在好心情的前提下再积极配合治疗,都会康复的。

同学刘在不断地感动自己,跟我讲当年父母供他读书多么不容易,而今天自己进城生活了,若是继续把父母扔在家里,那这个恩情怎么报答?

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当然,也把生活经营的一塌糊涂。

我感觉他比春节同学聚会时至少老了5岁,很明显,有了沧桑感……

人,很容易活在自己给自己演绎的“神圣感”里。

之前我写过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是我读者,她读了赵德发老师的《白老虎》,喜欢上了里面那个被判刑的主人公董刚,这是一部纪实文学,都是真人真事。

她喜欢上以后,赵德发老师很热情,就把这个事通过信件告诉了董刚,还有就是有意让这个姑娘参与到这个事情上来,例如最后一次庭审时也邀请这个姑娘参加了,当时我开车拉着大家一起去的。

作为咱,咱看董刚,就是个大忽悠,忽悠大了,出事了,被抓了,判了10年,不就这么回事吗?这样的男人有啥值得爱的?哪有什么智慧?你能在他身上看到半点智慧吗?

至少我没看到。

我在庭审现场看到的只有他的语无伦次。

退庭时,董刚朝台下笑了笑,是朝赵老师笑的,这就是打招呼的方式,因为戴着刑具,不能招手,不能说话。

结果,小姑娘误解了,以为是朝她笑的。

小姑娘还是硕士毕业。

从来没谈过恋爱。

从此开始了疯狂的恋爱之旅,给监狱写信,给监狱汇款,董刚家里有人去世了,她还替董刚披麻戴孝……

最初,赵老师让她参与进来,只是想让她把这些当学术去研究,当镜子去照,因为我们觉得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姑娘是不可能爱上一个正在服刑的老头,再帅的人一旦进去就没有人样了,曾经都说董刚多帅多帅,实际上呢?很沧桑,很沮丧,哪有什么玉树临风,更与智慧不沾边,初中都未必毕业。

结果,她自己入戏了。

入戏后,大家都劝她,赵老师劝她还是和风细雨,就是讲道理,摆事实。

我劝她的方式就是侮辱她,嘲笑她,我给她的解药也都是以毒攻毒的,例如建议她去找个小男生,至少要先尝尝男人是什么味道的吧?否则你一直都活在幻想中。

自己把自己感动了。

她基本不敢跟我联系了,继续一步一步的深陷其中,现在已经跟董刚保持通信了,她在等董刚出狱,我骂她都能用最恶毒的字眼,即便如此,也白搭。

她是彻底被自己感动了。

看!

我的爱情是多么神圣……

实际上,大SB一个!

在新版的《白老虎》里,小姑娘已经成了续集。

有时我在想,我有意无意害了她,她这一生最不该的就是看我的文章,更不该知道什么白老虎黑老虎的,是因为现实中的确没有男人喜欢而如此的幻想?做梦?

爱上了一个从来没跟自己说过话的男人?再过几年,当她真的跟董刚生活在一起时,突然恶心自己时,会不会后悔自己葬送了自己的大好青春年华?

爬泰山时,队伍里有个女生找我聊天,跟她聊天很不舒服,因为她启用的是攻击模式,全是质问句……

我问,你多久没谈恋爱了?

她说,四年。(现在有男朋友,但是她认为无感)

我问,是因为不相信爱情了吗?

她说,除了他,我爱不起来了。

我说,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对不?

她说,是的。

我问,是因为你?

她说,是的。

大体跟我讲述了整个故事,就是男朋友是个车手,俩人很爱很爱,有天俩人吵架,男朋友在跑比赛时走神,出了事故,走了。

我说,你应该当个作家。

她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说,嗯,反正你认为真的就是真的。

她说,除了他,这一辈子我再也没有爱了,哈文写的那句:永失我爱,我看到这四个字,哭了一晚上。

我问,心疼李咏?

她说,不是,是想念我前男友。

我问,你是不是经常喊他爸爸?

她说,是。

我问,他比我年龄大还是小?

她问,你多大?

我说,我83。

她说,比你大一点,75。

我说,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缺爱,你跟人聊天都是防御模式,例如我说一句,你的第一句都是“不是的”,第二句就是反击,就是你内心太冷,没有温度,就跟一只受伤的狐狸似的,谁靠近咬谁。

她说,他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我问,你不爱你爸爸吗?

她说,我爸很爱我,但是我讨厌他,他脾气特别暴躁。

我说,你恨着恨着,慢慢的成了你爸爸,你没发现你越来越像吗?

她说,是的,很像。

我说,攻击性都是因为缺爱。

她说,但是我在跟他一起的那几年,不是这样的。

我说,你需要一个爸爸角色的出现,能呵护你的,能温暖你的,那么小狐狸就不会有攻击性了,你找的其实不是男朋友,而是爸爸,这些年你一直在找爸爸,你从内心最底层回答我,是不是?

她说,是,我高中时就追过我班主任,那时我给他写信就喊爸爸,但是他不知道我是谁,我写的是匿名的。

我说,不安全感使你多疑,对身边任何人都有怀疑,总揣摩别人的敌意,所以你没有朋友。

她说,有几个玩伴,的确没有好朋友。

我说,你内心是瞧不上他们的。

她说,算是。

我说,现实生活中,你很难讨人喜欢,吸引来的基本上都是炮粉,于是你不断地演绎、加工你的爱情故事,总想升华,感叹当年的神圣。

她说,差不多,其实你说的我能意识到,只是我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

我说,你要接纳真实的自己,你现在是小狐狸角色,哪怕别人是善意的,你接收到的也是敌意,那么你回击的也是敌意,最终的结果就是你成了黑洞模式,一群人中一旦有你的出现整个氛围接着冷了,暗了,你不能传递幸福给大家。

她说,我知道,只是不知道怎么破。

我说,你现在有男朋友吧?

她说,有。

我问,你是不是瞧不上他?

她说,有点,认识一年多了,连手都没让他拉。

我说,你过去认的是爸爸,爸爸都是选的高大上的,对方有年龄、阅历、财富优势,只是把你当个闺女哄着,使你觉得自己是与这个高度匹配的,而另外一个维度呢?就是现实生活有着独特的评判标准,匹配给你的就是现在男朋友的高度,你觉得他是配不上你的。

她说,现在这个男友是个普通的老师。

我说,你只是普通的一个小商贩(开美甲店的)。咱可以做一个民意调查,帮助你认识真实的自己,有兴趣吗?

她说,有。

我随机拉了三个队友,每个都是单独问的:你弟弟是一位中学老师,你愿意他娶面前的这个姑娘吗?

答案全是NO!

她问我,那到底该怎么办?

我说,什么时候,你真的想改变的时候,我再给你建议。

她说,我真想,你说的其实我都能感觉到。

我说,很强烈的想时,再说。

她说,我现在就很强烈。

我说,从梦中醒来,先接纳,后打破,再重建。

你所谓的完美的爱,唯一的爱,神圣的爱,其实都是你自己编的,关键是你自己先信了,深在其中不能自拔,什么爱无能了,你才25岁好吧?

现实生活很狼狈的时候,人总喜欢做梦,升华,神圣自己的行为,从而觉得众人是肮脏的,龌龊的。

开启了逆行模式。

我送了她那句话:幸福是一种能力!

是你个人的能力,按照你的说法,你所有的情绪都被人操纵了,那你跟个木偶有什么区别?

类似版本的故事我倒真遇到过一个。

女主角是做餐饮的,加盟的品牌,她去上海总部开会,路上呕吐,直觉是怀孕了,就在盐城下车了,去测了孕,发现果真有了。

接着就坐车北上了,要给男朋友一个惊喜,他们已经订婚,而且婚期不远。

结果,回家发现了男朋友跟闺蜜在床上。

她去流了产。

她长的很好,在整个餐饮系统里喜欢她的很多,她决定报复他,就跟上司在床上拍了张照片,光着拍的,据说只拍了照片,没发生任何关系。

拍了照片发给了那个男生。

男生当晚车祸,没了。

她就四处找他……

找着找着,找到了。

发现,懂懂竟然就是他,同年,同月,同日,连声音都一样。

但是,她不敢见懂懂。

因为算命的说她克这个属相克这个时辰,所以她在我身边就是隐性人的角色,例如我发朋友圈哪个饭店不错,我走了,她就去了,还在那里瞎琢磨,懂懂刚才到底坐的是哪个椅子?

我偶尔去她店里。

她就在监控里找我的身影,然后再截图给我。

就是不见我。

送我东西都是通过第三人。

我们也有过合作,就是我投资过她的店,但是也没有见过面。

她是被自己的故事催眠了。

我也被她催眠了。

我也害怕。

而且她不断地加持这个故事内容,例如有天我们俩决定见面了,她来找我的路上,车子撞电线竿上了,理由就是:我看见他了,就在马路中间,我躲他。

吓死宝宝了。

有年暑假,媳妇和娃去澳洲游学去了,我自己在家,我们家附近的电缆坏了,几个小区都没有电,在家里热的睡不着,我就去酒店开了个房。

她也睡不着,而且她喝酒了。

我说,来吧。

她问,你不怕吗?

我说,没事,我命根硬,只会克你,不会被克。

她说,我喝酒了。

我说,没事。

她说,你关着灯,全程关灯,可以吗?

我说,可以。

没一会,真来了,而且一闻就是洗过了。

围个丝巾,跟魔教里的任盈盈似的,身材很不错,她常年练健美操,把我推倒了,把我上衣脱了,她依然穿了衣服,唯一脱掉的就是那个丝巾。

跟妈妈跟孩子说话似的:你别出声,别紧张,放松,放松,也不要动。

我说,你不会要阉了我吧。

她说,别说话,放松。

她吻了我,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一种激情,原来人身上每一处肌肤都是敏感的,她吻唇,睫毛,脸蛋,额头,耳朵,还非要把舌头钻进去,吓的我耳朵一紧,生怕真的钻进去了,那可是我藏金箍棒的地方。

那种快感是无法言语的。

充满着耐心,光亲头就亲了半小时,全是口水了。

到脖子,我就受不了了。

也仅仅到脖子,就戛然而止了,我要动,她也不允许,意思是她有毒,谁沾上都会倒霉,所以一切都点到为止,我是答应过她的,也不好为难,放她走了。

原来,亲吻还可以如此的细腻。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接触,从那后再也没联系过,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是不是钻进了她演绎的故事?例如故事可能只到男朋友出轨,没有车祸一说,后面同年同月同日只是套用的剧本?但是她自己信了,把我也导入了。

那一晚,我坚信了一点,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技术派,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大不大不重要……

今天,我依然觉得没有破绽,天衣无缝,也许一切就是真的。

下次,谁家前男友是5月20出生的,联系我。

我不怕克。

黑洞模式的女人,往往因为两点。

要么,没有得到父母的爱。

要么,失去过什么。

例如流产过的。

流产时,她没有半点感觉,只有害怕,没有想过那是一个生命,自己也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但是潜意识里都有。

现在我遇到咨询要流产的,我都会给讲个故事,就是怀孕那一瞬间,上天就把这个名额给了他,意思是你可以到人间了,是你修行到位了,就跟机场排队坐出租车是一个道理,轮到你了。

结果呢?

中途让妈妈给扼杀了。

等于刚出机场,咱把出租车司机扔半路上了。

上天回不去了,地狱下不了,就成了孤魂野鬼。

就漂浮在半空中。

是女人潜意识里的半空中,什么时候你能看到?

上心理课的时候,老师走近你,突然抱着你的大腿: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瞬间崩溃。

老师为什么这么恶毒?

他是让你与自己的“孩子”和解,妈妈错了,妈妈也爱你,你也爱妈妈,你回去吧,于是,他又回到了天堂。

人,内心扭曲,就该排毒。

打破,重建。

普通人都是不敢正视自己的,例如我们自拍的素颜照片敢发到朋友圈吗?

不敢。

那就是真实的我们,我们为什么不敢?

觉得那不是。

心理课上,老师发起过一个倡议,就是每个人都拍一张素颜照发到朋友圈,接受自己的内心从接受自己的容颜开始。

这个倡议也没持续多久。

因为,都受不了。

老师对我的定义就是,懂懂内心是麻木的。

理由就是我不敢发。

我不敢发是出于事业考虑,我发了,可能读者都跑光了……

你看陈冠希、舒淇,都敢大胆地发素颜,当然与他们的修行也有关,他们的高度决定了可以接纳这些。

下山时,在缆车上跟一个小伙坐一起,94年的,刚毕业不久,还是省内名校,他问我能否合影?

我说,可以。

过去我是很羞涩这些的,总觉得自己长的丑,一方面自卑,一方面害怕,害怕别人接纳不了我的丑。

现在比过去强了一些,能坦然接受自己不帅这个事实。

我看他用的苹果X。

我问,你月薪多少?

他说,1到2万吧,不稳定。

我问,主要做什么?

他说,业务。

我问,什么业务?

他说,卖平板。

我说,具体一点呢?

他说,就是一个类似IPAD的平板,里面整合了大大小小无数个借款平台,就是买这么一个平板可以贷款。

我问,成本多少?利润多少?

他说,一台3500,能赚3000吧。

我说,就是教人如何掳贷。

他说,不完全是,不教,只是提供导航而已,而且可以一机多用,一个人买了,全村都可以用。

我说,你不能做这个。

他说,我们那边都是做这个的,整个城市都在做,过去是做我们本地,现在全山东都在做,你现在月薪1万在我们那边都招不到人。

我说,是这样的,以后你再也接受不了月薪3000元了,这是很危险的,就是原本你可以脚踏实地去考个公务员或当个老师,而如今呢?你会一直追逐类似的高收入,在这些游戏中间跳来跳去。

他说,这个不违法。

我说,前些日子,有个做保健品的哥们过来,他是拍了公益晚餐,他做的保健品是带肿瘤功效的,很赚钱,其实这个是违法的,他给客服的工资非常高,我就问他这些客服是从哪挖的?他跟我讲,都是从同行那里挖来的,我就劝他把这些业务逐步停掉,不是产品有没有效的问题,而是你毒害了你的员工,她们原本可以去商场卖衣服,去工厂上班,但是你用高薪引诱她们做了这些,最终她们在这个行业再也跳不出去,一直到有一天,被一窝端了。

小伙说,那我明天就去辞职。

我说,不用这么急,你仔细消化消化,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另外不需要承诺,特别是不需要向我承诺,我是希望你发自内心的觉悟,而不是表演给我看。

他说,我真的明白了。

我们可以传递幸福给别人,但是不要传递黑洞给别人,不仅仅人是带能量场的,车也是带能量场的,例如大BOSS坐过的公车拍卖,评估价是5万元,结果25万成交,大家都是认准了这个能量场。

我们买二手车最怕什么?

出过事故,特别是撞过人,总觉得晦气。

我们最希望买的是什么车?

幸福的车,例如砖家买了那辆宾利,他的奥迪就是一辆幸福的车,因为主人升级了……

我之前写过一个思路,就是做一个二手车的自媒体,专注于幸福的车,收幸福的车,卖幸福的车,这个是可以产生适当的溢价的,大家都可以接受,前提是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跟大志也谈过这个事,我说你若是实在没事干,可以干这个事,专注于20万以上的车子,肯定能做大,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找你买车,也越来越多的人找你卖车,因为你可以给出更高的价格。

只是,这东西是需要时间和信任的积累,起步可能就需要三五年,但是一旦起步,就无敌了,至少我可能也想找你卖车,也想找你买车。

路上写的,可能有错别字。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证群的质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记电子书籍;

不定期聚会,促进群内合作,交流;

加群条件:三观一致,成熟稳健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