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018年懂懂日记 :放你一马

银行给我打电话。

让我去开会……

我问,什么会?

她说,咱这边针对VIP客户推出的一个答谢会,有抽奖。

我问,什么时间?

她说,明早9点。

我说,我上午要上班,不方便,能否找别人替我?

她说,那不行,必须本人。

我问,开会内容是什么?

她说,主要是答谢、交流,反正行里领导很重视,只邀请少量优质客户参加,要给您发邀请函,您说个地址,给您送过去。

就凭我?优质客户?

真的假的?

我可是被你们戏弄怕了。

有一年,给我发信息,也说我是优质客户,邀请我去办信用卡。

我急忙跑去了。

那时有张信用卡是很牛B的事,仿佛是上层社会的人才有资格持有信用卡,我也想有一张,哪怕额度只有3000元。

但是,在提交资料时,大堂经理委婉拒绝了我,意思是没有正式工作可能无法申请,目前不支持自由职业。

很尴尬。

又一年,给我发的信息更详细了,直接把额度都给我写上了,说是送张白金卡,让我去柜台办理,我又兴高采烈地跑去了,结果还是被拒了,理由就是系统里没有提示,那更尴尬了,我脸都红了,仿佛是我自己编了短信来骗卡。

大堂经理安慰我,让我把填好的资料先收好,下次申请时再用,这次对我太打击了,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允许我申请信用卡,按理说我应该也属于不错的客户,存款不说是亿级的,也差不了几千万。

从此,再怎么忽悠我办信用卡,我也不去了,除非开好了,送到我手里!

有年,我带队去欧洲,同行的伙伴有做平安保险的,她有平安的信用卡,感觉好帅,我买东西都是她在屁股后面帮我刷卡,她问我想不想有一张?

我肯定想。

而且,我肯定也属于平安系统里不错的客户,我在里面买着意外险、大病险,车险更不用说了,应该有四五辆车是选的平安。

她帮我提交了申请。

卡直接邮递到我家了。

我们这里还没有平安银行,我跑到青岛开的卡,可见我对有张信用卡多么渴望……

为什么说经历很重要呢?

其实就是弥补内心的一些沟壑,过去缺的,都想补上,否则永远是个缺口,哪怕只是一张信用卡,总觉得凭什么你们有,我不能有?

有了一张信用卡后,再申请信用卡就太简单了,包括两次拒绝我的银行也主动邀请我开白金卡,而且还是纪念款,就是有名人签名的那种,我申请了以后并没有开卡,我觉得信用卡用处不大,有一张平安的普卡就足够了,只是偶尔出国时用用,一些不支持银联的地方。

农村孩子怎么才能长大?

就是慢慢填平这些沟壑时,例如憋着尿了,路过五星酒店,就是不敢进去,明明知道那里有厕所,也不敢。

我第一次去五星酒店还是去参加会议。

进门时就脸红,跟作贼似的。

现在就很坦然,无所谓的事。

当年,我媳妇买车,去试驾MINI,顺便逛了逛宝马展厅,有辆宝马M3,N多人路过时拍照,但是没人敢拉开车门进去坐坐。

都被车子本身的气场给逼退了。

气场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我讲个更有意思的事,我拍的公益晚餐,每次我都是按照1比1.5上菜,例如四个人就上六个菜,每次菜都动的很少,就是大家跟我一起吃饭普遍吃不饱,不是个例,是普遍。

都不好意思动。

所以,我请客的费用越来越低,最初一顿饭不含酒水五六百,现在一顿就是两三百块钱,因为大家吃的少,我点的也少。

我现在去宝马4S店,不管是什么车,包括曾经巡展的一辆I8,我都可以随意拉开车门进去坐坐,没人阻拦,反而会跟过来介绍,而很多人去拍那辆I8直接被保安给拦下了,提示不允许拍照。

内心的平静,一定是先经历,后放下,再平静,倘若没有经历而反复地劝说自己平静呢?就是压抑的小和尚,一旦被勾引,更浪。

所以,对于年轻人买豪车,我觉得是有积极意义的。

就是比同龄人更早熟。

昨天,深圳一行十人过来,多是90后,里面有两个开宾利的,其中有个叫砖家,93年的,现在做的还是蛮大的,提出的口号是五年内IPO,知道集团。

公司叫:知道集团。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孩子到什么程度?

还在玩遥控车。

那时还不到20岁,初中没毕业就到工厂去打工了,我为什么坚信他会与众不同呢?这玩意有天性。

那时,他跟我一起玩耍,例如我去深圳,他都提前帮我订好往返机票,这样的收入,这样的格局,注定了他不会平凡。

这东西不是装出来的。

我给他剖析了一下,我认为他身上最短的地方就是读书少,未来会成为硬伤,很难弥补,那他怎么做?

每周拜访一位牛人。

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问他,买了宾利有变化吗?

他说,有。

我问,你买宾利是因为梦想还是?

他说,说的世俗一点,就是双重作用,一是让一般人不敢靠近,他们觉得,哇,砖家开宾利了,不会搭理咱,那么这些人就会被自我拒绝。二是可以成为一张名片,去结交到更高层次的朋友,例如我回赣州老家,就凭这辆宾利,基本上可以交往到想交往的人。

我问,想成为你们村的首富?

他说,我们村首富不过1000多万,已经被我超了,我爸之前在他家工厂上过班,总是跟我提起他,所以我要超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然后是县里的首富,市里的,省里的,终极目标就是江西省首富。

我说,那很简单,你直接改名叫赣首富就行了。

我发现一点很有意思,就是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其实是根深蒂固的,桌上有三四个小伙伴在谈到成为村里首富时,原因竟然是出奇的相似:我爸在他家工厂上过班。

砖家在谈这些时,你感受不到他在吹牛,反而觉得是一种独特的力量。

车子是他给自己印的名片。

我也提到了一点,就是现在有个弊端吧,就是人们对车子有些弱化了,没有前些年那么迷信。

他说,那也比奥迪强。

可能是我身在其中吧,我对这个事略有怀疑,就是真有这么强大的作用吗?你看别人开个好车能泡到妞,而我却泡不到,也从来没有女生说因为喜欢我的车而喜欢我,甚至压根没人跟我探讨过车的问题,难道都是被我逼退了?

我现在对这些没有太大的感觉了,觉得车子多了其实对车子本身也不尊重,我本身出门少,开车的机会更少,例如这个季节,我还要担心它们电瓶没电了,还要叮嘱同事帮我偶尔发动一下,充充电。

我都想在合适的机会把车子捐了。

多了是累赘。

深圳这些小伙伴,很多都跟了我十年以上,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很富有呢?因为他们很富有,那我自然就很富有,这个事我一直都知道,但是为什么没有顿悟呢?

所谓的顿悟就是不再向读者伸手。

例如我卖书卖酒,其实都是伸手,我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明明不喜欢为什么还去做呢?

为了生计。

我要养活团队、家人。

有时我都觉得家人也是累赘,除了我,没有人能创造财富,都等着我,我一年怎么不要为大家准备几十万的基本开销?

我把自己捆住了,不敢松懈。

倘若我能大胆地跨出另外一步,就是不要钱,给也不要,就是安心地写文章,那我会更富有的,是真正亿万级的,可是就是不敢。

关键是我不止有深圳这群小伙伴,上海、济南、潍坊,更包括我们本地,都是我的大本营,我不缺少老铁,你要知道,这是什么感情?

是伴随一个人黄金成长的十年。

上次在芬兰,北纬姐问我:你一年真的只需要30万的生活费吗?

我说,30万差不多能够。

她说,那你啥也别折腾了,我每年给你30万就行了。

实际上,这不止是她一个人的心声。

我们是奸情?

不是,就是简单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奸情是不值30万/年的。

于是,我就慢慢地把这个弯转了过来。

就是我原本是亿万价值,结果我逢人就问:你听说过安利吗?!

深圳过来的这群人,混的差的基本都是山东人,山东人为什么不行?是性格不行,受的催眠教育也不行,不够开放。

不喜欢谈钱。

不喜欢谈钱的人,其实是内心扭曲的,总希望别人自觉,我写过一个骑自行车的教程,我觉得写的非常好,有偿阅读,也不贵,200块钱,外地的朋友,基本上都直接给钱,山东这边骑友最多,但是给钱的最少,不说几乎没有也差不多,大家都有个共性,意思是你写的东西我们看看还要给钱吗?咱这关系,对不?

就是他宁愿花500元请你洗澡,也不愿意给你这200元。

你看,互联网时代是最公平的竞争机会,山东没有几家公司起来,今天是个网红遍天下的时代,山东也没有几个网红,大家都是保守的,落伍的,本地有个女网红,在网上写文章的,她从来不敢说她在网上的网名,生怕被攻击。

前天,我们一起吃饭。

还有几个校友。

一共五人。

除了我们俩都是老师,有高中老师,有大学老师,在讨论到生儿子问题时,一个师哥说:没有儿子能抬起头来吗?

女网红征求我的意见。

我说,别说有没有儿子,就是有没有孩子,结不结婚,我都觉得可以接受,哪怕我儿子就是喜欢男生,我也祝福他。

三人朝我开炮了。

这顿饭后,女网红很受挫,饭毕我们步行回家,她跟我说:大清灭亡那么多年了,咋还这么多人想着把皇位传下去?非要生个儿子,这些话出自老师之口,我觉得太惊讶了。

我说,他们的思想才是山东的主流思想,你这种思想才是毒流思想。

能意识到自己身上捆绑了什么,并且有意突破的人,才会更加的卓越,多数人是无法突破这种禁锢的,所以我在本地也是个奇葩,例如我给每人送一身球衣,我周一到周五开不同的车子,他们背后都喊我装B犯。

我开不同的车子只是希望每个车子都有机会动一动,不至于没有电。

大家打比赛拉赞助,一般就是千儿八百的,奖品发个毛巾袜子之类的,我觉得太没意思了,关键是我觉得不够格局,我拉赞助直接拉李宁,而且是总部。

我发了个朋友圈,感谢李宁赞助。

他们在群里私下又在嘲讽我,意思是自导自演……

李宁羽毛球事业部有我读者,我拉点赞助不是易如反掌吗?我又不要钱,无非是羽毛球呀,球线呀,这些,当然也是大开支。

你知道一个人为什么总是不好意思谈钱吗?

自我价值不认可。

你觉得自己就是不值钱。

改变来源于两点:

第一、尊重自己的价值。

第二、尊重别人的价值。

单位来了个女博士,月薪8K,还有安家费,已婚,略自负,也略丰满,走路腚一扭一扭的,咱要尊重她的优越感,否则人家不白读了这么多年书嘛。

但是,我也想勾搭勾搭她。

我就想知道,一个女博士的内心防线有多么坚固。

真是坚不可摧吗?

工作原因,加了微信,我问她手机号码多少?

我接着给充了600块钱进去。

中午,她在微信上问我:是你给我充的话费吗?

我说,不是。

她说,那对不起,总觉得太巧了。

我说,可能是你粉丝给充的吧。

她说,那我再问问。

又一天,我看她朋友圈发了一本《繁花》,说这本书写的好之类的,我就发了张照片给她,我跟作者的合影。

她问,你怎么认识的?

我说,哥们。

上班时,我送了她一本签名版。

哎呀,别提多开心了。

她也是传统教育出来的姑娘,自然比一般人裤带更紧,而且不允许你开玩笑,一开可能就恼了,那就需要慢慢培养,让她自己主动盛开。

其实也很简单。

就是只加温,不表达。

她提出要请我吃饭……

我问,光吃饭?

她说,嗯。

我说,那不去,除非让抱一下。

她问,怎么抱?

我说,就是崇拜式的抱,我没读过书,初中毕业。

她说,可以。

吃饭时,抱了一下,我习惯性的拍了一下屁股,轻轻的,她批评了我,意思是女人的屁股是不能随便碰的,来,重新抱。

受的传统教育,根深蒂固。

总而言之,有进展。

至少不反感。

又过了几天,我反请她,吃饭时我表现的很崇拜,意思是我一辈子都渴望有个高学历的女朋友,我能否追你做女朋友?你什么都不用做,只允许我静静的喜欢你就好了。

她的意思是可以允许我喜欢。

又进了一大步。

我们交往也密切起来,她毕竟是个农村孩子,虽然学历高,收入高,但是也有性格短板,就是喜欢拿。

那我就不断地给予。

给予是最容易满足她的。

下一步,我就不断地追问:你对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吗?不讨厌?喜欢?

她说,比较喜欢,但是没有更深的感觉。

她是两地分居,家是滨州的,她自己在这里上班,所以晚上也没啥事,我就带她去很远的地方吃饭,例如去日照。

吃过两次饭,可以拉手了。

她说,我也一直在很努力的想配合你,但是总觉得缺个点,就是让我们有共鸣。(潜台词是嫌我没文化)

我说,没事,我准备买套高中课本,自学成材。

平时上班,我都是开GOLF。

我决定逐步攻陷她,就换了辆好一点的车子带她出门,还是去日照吃海鲜,回来的路上,车上放了一首《Daniel'sJoik》。

她哭了。

哭着说:我一直都在找与你的共鸣点,你这首歌彻底征服了我,原来你内心是这么有内涵的。

原来,歌曲还有如此的威力?

直通内心?!

这是我在挪威买的一个CD,类似国内的民歌,只是有一点不同,国外的民歌不以嘹亮为主旋律,更倾向于低声,更容易穿透一个人的内心。

晚上,若是戴着耳机听这首歌,很容易升天。

哈,可以试试。

就算搞定了女博士,但是离睡觉还有很远的距离,因为她太保守,需要缓缓,至少是可以抱了,抱的时候她也主动揽紧我的脖子。

她说自己回滨州时有了久违的激情,因为满脑子是我……

离沦陷不远了。

前几天,跟一位大哥闲聊,他是娶了一位18岁的姑娘做媳妇,我们俩有共同语言是因为彼此都觉得对方媳妇很像自己家的那个,共性太多。

大哥说了一句:很多时候把两个人维系在一起的也只是孩子,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一直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但是肉体上已经很抵触了,这一点,男女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我基本认同。

女博士可能是读书读傻了,太正。

棱角太多,没有被磨过,所以她很难区分玩笑与低俗,例如我也喜欢开玩笑,但是我不喜欢那种略有侮辱性的词,例如你有病呀!滚!神经!

可能是他们同学之间经常这么说。

对于同学,这些都是可以的。

对于同事或社会上的朋友,这些就不能随便说了,特别是对一个男人,若是热恋中可能会觉得是爱,倘若不是热恋呢?就觉得别扭,咋能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词?就是很容易使人内心冷却。

例如你说个事,她在微信上接着回一句:神经。

我接着就烦了。

她可能过去没有经历过这些,不懂,若是当面,有表情配合,说什么其实都可以的,微信聊天是没有表情的,直接来一句:你有病。

我无法判断是玩笑还是辱骂。

就使我内心产生了一点点厌烦……

我们俩目前是在一个共同的小组,这个小组工作很轻松,就是统计,这个我之前写过,现在不是在清理利益输送腐败嘛,就是我们单位管着审批一些东西的专卖,而这些专卖权其实或多或少都与单位员工有关,甚至有老员工直接提前内退了,去开专卖了,这成了利益输送的重灾区。

意思是既然过去是事实,那也就不追究了,但是要如实的填写,就是哪个店与你有关,或直接或间接,反正你自我坦白就行了,不处罚。

一人要写两份。

一份是情况调研表。

一份是工作承诺书。

有个内退的领导,他在做这个,大家都知道,他写了情况调研表,但是没有写工作承诺书,找过他几次,他也没动静,说在湖南看孙子。

结果呢?

一不小心,正好让查到了。

事不大,但是是我们工作失职,我不是公职无所谓,但是女博士是,工作组其他人是……

大家就紧急召见我。

教我怎么说。

因为让我去接受谈话,就说我是具体负责人,首先承认错误,意思是工作不认真,至于为什么少了一份?是我当时没认真核对,发下去的两个表,以为交上来的也是两个表,我只统计了上交的人名单,没有具体数一数。

反复演练了N遍。

原来,我是一个随时可以被牺牲的棋子。

当然,咱是理解的,网上不是见多了嘛,公关第一选择就是临时工,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他们对我过于担心,总怕我说露馅,低估了我的心理素质,谈话的工作人员未必有我的能量场。

他们都吓的要死要活的。

我觉得没多大事,不就是少张纸嘛,这有啥?

真是大惊小怪。

谈话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我就是大体讲了讲怎么回事,让我签上字,就OK了,就这么简单,让我抓紧补上,工作落实到实处,我满口答应,就OK了。

女博士感谢我救她一命。

真是少见多怪。

当然,也不能说是少见多怪,在单位上班,再小的事也可以当辫子揪。

女博士对我主动了很多。

但是我一想起她喜欢说那些词,我就没有半点兴趣了,为什么非把低俗当幽默呢?这可能是学生转化社会人的一个必然阶段,我也不喜欢别人说话带脏字,俞敏洪前几天的演讲我看了,我觉得他说了太多脏话,这不好,又是我草,又是TMD,这不合适……

这次,深圳一群小伙伴过来,应该是德佳搞的一个游学课。

饭时,我谈了两个观点。

第一、不要把自己变成培训师,哪怕你是真喜欢搞培训,也要尽量的规避成为培训师,原本你可以成为马云,结果成了陈安之。

而是要把自己定位成班长,就是带着众人一起成长,而是应该采取另外一个意义的游学,就是让别人去讲,你来听,例如你的游学班是每年上12次课,每次你邀请的名家都是有分量的,课程就搬到高校里,倘若你告诉我,你的课程是10万元,列出了12位知名老师,这里面有音乐家,有企业家,有画家,有哲学家,我可能就很乐意报名。

不要把自己当讲师去主推,因为当你推广自己时,就等于把天花板给封上了。

第二、写的文章,过于大道理,大道理是死的,就是对于普通人来讲,一看很震撼,但是呢?记不住,很快就忘记了,人们对这些东西天生有筛选性记忆,什么东西能记住呢?小故事。

而且小故事有个特点。

就是可以无限浅,也可以无限深。

你看莫言去领奖,也只是讲了几个小故事而已,不同的人听相同的故事,得到的开悟是不同的,你只负责讲就可以了。

所以,真决定在写文章方面有所成就。

应该去大道理,讲小故事。

佛说家常事。

大道理看着很有力量,其实最没力量。

你可以输出你的思想,例如身心灵成长,为什么很多人第一反应是迷信呢?例如主推的家庭系统排列。

因为描述的不够简单。

浅出是需要内功的,这个内功就是深入,你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去描述一些很悬乎的东西,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

例如我前几天写了一句话,被我主任打印出来了:爱是允许!

她跟我讲:我突然间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说,别人跟我讲时,我也是这种感觉,就在那一瞬间,我就不再反对媳妇做花了,她做什么我都支持,哪怕跟人热恋了,这是真心话。

我爱这个家,就应该支持她是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我的宠物,我应该允许她做一切事,包括冲出一些思想的禁锢。

为什么我们听了那么多大道理还活不好人生?

因为,我们听过就忘了。

而不是,真正的懂了!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证群的质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记电子书籍;

不定期聚会,促进群内合作,交流;

加群条件:三观一致,成熟稳健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