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印象上海(上集)

08年去南京看望忘年交,他说有个企业家论坛(活动),让我和他一起去瞅瞅(他们正在拉风险投资),于是俺就顺便免费听了听企业家论坛上的演讲,过去总以为这是神秘、严肃的头脑风暴,结果发现氛围是相当的轻松,越是成功者,越喜欢开玩笑,甚至会讲一些很出格的段子。

有个做动漫产业的企业家,他说动漫产业在国内刚刚起步,是最好的创业机会,因为历史证明,任何新兴行业的前5年都是浑浊期,也是最容易捞到资本的,因为国家政策会倾斜,会提供无偿的专项资金,而且行业发展初期,有很多的政策漏洞可以钻,所以目前是切入动画产业的最佳时期。

他提到了养猪,他说猪肉上涨,国家马上鼓励养猪,大家都在观望中,结果有很多大老板(如丁磊、金锣集团)开始买地养猪了,我们总是认为他们风险意识很差,其实是我们风险意识差了,因为国家随后就推出了养殖补贴,光补贴就足够这些养殖大户的基础运营了,就等于地皮是白拣来的,即便是不养猪,都已经发财了,后来无数做房产的跟风进入这个市场,结果专项资金越来越难申请了……

他的演讲是很犀利的,虽然听着有悖常理,但是还是赢来了阵阵掌声,当然高潮部分还在后面,他说仔细分析一下众多行业的领头羊,他们的发展史多是不光彩的,或者是靠欺骗了银行贷款,或者是做仿货起家,他说,毛主席说过“人间正道是沧桑”,也就是说,歪门邪道才能赚到钱!但是这仅仅是局限于一个行业的浑浊期,假如行业越来越成熟了,大家都已经走向正规了,你还在那里歪门邪道,那么你必然会变的“沧桑”的。

当时咱还比较年轻,总是觉得这家伙的演讲太过火,而且有些偏激,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自己慢慢的融入到了这个社会,其实越来越认可他说的这句话,虽然有些绝对,但是不得不承认,那是真理,他那天演讲的主题是:创业、道德、法律。

他说做任何事,都要先研究法律,只有在法律和道德的范畴之内,什么样子的歪门邪道都可以使,因为你不违背法律,又不违背道德,自然没人约束你,当天他还爆料了阿里巴巴和巨人集团的一些起步花絮,当然这些都是在新闻上看不到的。

企业家论坛,有个很有意思的互动环节叫“我失去的那些机会!”,就是每个人轮流分享一下,自己当初曾经有一夜暴富的机会,结果没抓住,并且再分析一下,如果是现在再遇到这样的机会,你会如何做……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因为别人的失败,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经验。

听别人的分享,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有人分享,有一次写了一组彩票,忘了买,当晚的开奖号码就是他写的那一组。还有人分享,当年有朋友约他到南京买地皮,2万元一亩地,当时觉得太贵了,没买,结果10年过后,变成了200万一亩了。还有人分享了自己的前女友,现在已经是大老板了,真后悔分手,还有个朋友说当初520.com报价10万,他嫌贵,结果涨到500万了……

我是一个喜欢马后炮的人,回忆一下自己的创业史,其实自己也错失了2次成为千万富翁的机会,第一次是06年,那时的互联网商机无限,很容易成名,也很容易赚钱,因为那时狼少肉多,当时我有流量方法,后来被我当成教程卖了很多,也慢慢的在网络上传播开了,我自己做的一般,但是有人一个暑假就赚到了200多万,他是直接雇人包下大量的网吧用来挂着软件做推广,这也是自己错过的第一次成为富翁的机会。还有一次,就是08年,我分析到了竞价可能是一个暴利区域(竞价,就是在搜索引擎上购买广告位推广产品!),因为当时电视购物刚开始火暴,我们分析与电视购物模式相同的网络竞价推广,也会火暴,结果蟠桃他们一天收入2万多的时候,我仍然没行动,后来自己想行动的时候,市场早就饱和了。

网络现在越来越透明化了,前几年的网络上的高收入群体,多数都是“歪门邪道”,别看着一个个装的像正经人,其实发展史,没几个干净的,这也许是每个行业发展初期的特点,不过我也经常安慰自己,这样也挺好的,虽然没多少钱,但是有很多的追随者,也许有些虚荣的东西,不是钱可以换来的,我挺享受这样的生活,同时对于投机取巧的事,这些年帮别人分析过很多,但是自己从来没做过,不是说我清高或者正直,而是我太懒了,不是不想做,而是愁着去做,清高的人,多数都是因为没赚到钱,所以才装装B。

做网络,必须要转型快,一个模式当泛滥的时候,必须要快速转型,因为国家相应的政策马上就会出来进行调整,而有的人则跟风跟晚了,别人都不玩的东西了,他觉得是个大市场,结果一玩,就挂了,为什么呢?因为你进入市场的时机不对了。

我觉得做任何事,都是要在法律和道德之间的,其实做网络这一行,经常目睹一些悲剧的发生,自然就越来越谨慎,越来越理智了,前一段时间,在网上遇到了一个网友,他写了一封信,他刚被放出来,他说当年他做“中创”(拉下线的)做的不错,后来中创突然不做了,他觉得手里这么多下线,如果放弃这个生意就亏大了,于是他就自己做了一个类似中创的平台,结果恰好国家颁布了组织传销罪,他就被抓进去了,他也的确做的很出色,半年做了100多万,都上了CCTV了,虽然很优秀,但是努力的方向错了,自然人生的轨迹就错了。

我和他聊了很长时间,也为我们自己敲响了警钟,他说他在里面反思了三句话:拥有再多的钱,不如拥有自由。一个人让父母丢脸,是最可悲的,也是最不孝的。做任何事,都要有自己的准则,不能盲目的跟风。

他说刚回家的那段日子,看到电脑,自己浑身就发抖,更不用说上网了,他说现在只想找份工作,安稳的上班,照顾好自己的父母,至于一些非法的事,再也不会搞了,连想都不想了。

记得2004年的时候,几乎是色站满天飞,抓了一大批进去,很多站长及时的转型,现在有的都已经成了大站长,甚至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物了,这几年随着网络的成熟和透明,很多网络创业者,都转型到了电子商务平台,或者去开淘宝店了,或者做了B2C商城,因为大家明白一个道理,正规时期到了,要去走阳光大道,这才是出路,有的人仍然不知死活在那里瞎搞,很快就知道结局了。

前一段时间,我们圈子里讨论了一个话题,就是做名牌仿货如何推广,结果变成了名牌仿货能不能做的辩论,我的观点是:宁愿不去赚这个钱,也不要去触犯法律,哪怕是卖一件仿NIKE,其实也是违法,虽然淘宝假货满天飞,但是那是过去,是浑浊期,淘宝已经变的越来越透明了,做假货必死,只是早死与晚死而已,为什么创一次业,不去清爽一点呢?

“减肥”这个关键词,每年至少要创造10个百万富翁,因为这个产品是最火的竞价产品,虽然广告语很夸大,但是人家卖家说了,俺卖的不是假货,只是扩张了一点,最多是欺诈消费者,工商罚点钱就行了,不触犯刑法……所以有些时候,有些道理,是说不通的,只能靠大家自我约束。

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资格去教育别人,只是我见的比较多了,感受过别人的悲剧,甚至就如同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所以我希望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让更多的人对自我有个约束,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因为涉及到别人的隐私,我就不多说了。

2008年秋天,在网上和相逢大哥聊天(福建人,做国外广告业务,投资高手,我们圈子里公认的最牛的高手,前天介绍的遥控器大哥一年做了15万美圆,就是相逢大哥指导他做的!),我和相逢说,我现在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市场,而且测试成功了,我就把蟠桃做竞价的全过程跟他说了,相逢问我需要多少钱?我说需要40万,因为要弄办公室,然后要招人,相逢问我,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说,我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比他们还熟悉流量和广告投放的技巧,因为我就是做流量出身的,我知道到哪里可以买到更便宜的广告,而且我擅长软文推广。

相逢说,你写个计划书吧,钱给你打过去,他要出去自驾游,回来的时候或者飞青岛,或者帮我买票到福州谈一下,这个事就这么定了,我在这个圈子里,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我是这个圈子的组建者,所以只要开口,大家也都不会拒绝,而且也不会谈太多,包括股份之类的,都没谈,相逢说他相信我能做起来。

可是看了计划书以后,他不同意,原因有两个,第一,他觉得如果赚钱是靠瞎忽悠的方式卖保健品,这个思路是不可行的,关键是不具有可持续性,而且人生价值观可能会扭曲,虽然不违背法律底限,但是违背道德价值观。第二,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一旦有了这样不是很阳光的项目上的合作,必然会影响友情。

相逢大哥说,这个事你要是继续做,必须要有2个前提,第一,你找到比较正规的、可持续性的产品,第二,你要全心做这个事,不能变来变去。当时的互联网依然是浑浊的,畅销的正规商品是不适合用竞价广告推的,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都是暴利,他们会疯狂的购买流量,会把广告单价炒起来,例如新浪智投一个点击竟然要7块钱,看一下投放的广告是什么?除了低价卖跑车的,就是卖炒股软件的,而这两个,都是诈骗的,你说有这样的暴利败类充斥着网络广告,普通商品根本投不起广告。

相逢大哥说,这样吧,你把蟠桃约着,我们一起去上海聚一下,那也是我第二次去上海,我就先说一下,我第一次去上海的情景吧。

2008年5月20日,我过生日,蟠桃请客,他们公司的中高层也都参加了,在顺风肥牛,期间还送了一个大生日蛋糕,服务员还把灯给关掉了,房间里播放起了生日快乐,很开心,我也喝了点小酒,回家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去上海。

为什么要去上海呢?因为那个时候我和飞扬就在网上认识了,而且网恋了,她发信息给我,说生日快乐,我说那我去找你吧,于是我直接去了机场,决定飞上海,因为青岛到上海的飞机是30分钟一班,所以去上海是比较方便的。

我和飞扬的认识是挺有传奇色彩的,她是个上班族,以前我在网上做项目担保交易,她通过我担保,参加了一个培训,后来也没做起来,因为她对网络的认识,基本上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啥也不懂,她就找我,我说确认付款也是你自己同意的,我只负责担保,和淘宝的功能是一样的,你满意你确认,你不满意你退款,就这么简单,但是你确认了,就不能退款了,她说要进我们群,我说不行,她说便宜点,最后我说500块吧……

第二天下班后,她真给我打了500块钱,有时候上网聊天遇到她,就打个招呼,没事就通个电话,有一次因为发广告,被我踢了,她让我拉她进群,我说我退你500块钱,她不要,非要进群,不打不相识,就这么熟悉了。

我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午夜12点了,那天恰好也是国难日,我记得当天我的日志里写生日喝了点酒,还被网友们骂了一顿,说我没爱国心,下了飞机以后,我一眼就认出飞扬来了,她抱着鲜花,我顺手就把她抱了起来。

她说帮我定了一个房间,而且特意安排的房间号码就是520,那是我第一次去上海,走出机场,我立刻就感觉到了是大都市,因为接近午夜了,竟然机场仍然如此繁忙,看广告牌更感觉是到了大城市,因为在青岛的广告牌,多是房产广告,而上海的广告牌,则多数都是国际品牌的广告,例如甲骨文、DELL,当然今年也有QQ的广告了。

她说我们步行去酒店吧,也不远,就是虹桥机场旁边的莫泰驿居,那也是我住过最有情调的房间,整个房间是圆形设计的,床是圆的、被子是圆的、房顶全是镜子,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自己,卫生间也是圆形的,整个房间的颜色是白色的,特有情调。

打开房门,看到里面有张贺卡和一个水果生日蛋糕,贺卡现在还在我们家收藏着,我媳妇写字比我还漂亮,我们两个人就在那里点上蜡烛,然后吃蛋糕,那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上海真的是个很细致的城市,蜡烛不是一根一根的,直接就写着数字,那年我25岁,就点2个蜡烛,一个2,一个5。

因为是国难日,所以没有地方可以娱乐,我们就在房间里聊天,其实就是瞎聊,聊聊国家大事,聊聊网络上的事……

我和问学堂的胡老师认识5年多了,不过我们没在上海见过面,因为我没去过上海,飞扬建议坐地铁去,我说打车去就是了,我记得青岛的朋友说过一句话,到了上海才知道青岛是个农村,这句话有些夸张,但是一点都不假,因为我太SB了,我以为在上海打车和在青岛一样呢,也就是20~30元,结果打车到了复旦大学,要100块钱。

胡老师40岁左右,看起来仍然是个小伙子,和个艺术家一样留长发,据说天才都是有个性的,他13岁考入复旦,19岁硕士毕业,当了大学老师,他是一个基督教徒,也许与信仰有关,他的理想比较博大,他希望建立一所无边界的网络大学,让优秀的人都可以来展示自己的课程,并且为自己创收,让有需求的人,都可以来学习,他的目的是建立自来水式的教育平台,课程包含从出生到葬礼全过程,就是你需要的任何一门学科,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优秀的课程和老师,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下的。

过去他是做传统教育产品的,后来决定全力进军网络行业,打造网络行业的教育品牌,问学堂的办公室是很震撼的,装修的有点中国风的味道,办公室很大,风景很好,右边看复旦,左边看同济,光基础运营费用,一天1万元的成本,也是挺厉害的。

每次去,他都挨着送礼物,不过每次我的礼物都是要特殊一点点,第一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送了一个复旦的水杯、一块复旦的手表和名片盒还有《圣经》,当天晚上,胡老师喊大家请我吃饭,在新南华大酒店,他们也给我过了一个生日,于是那一年,我就长了3岁,怪不得我今年27,看起来像30岁。

上海的酒席坐法,和山东的做法恰好相反,在上海,正对门口的位置为上宾,而在山东,这个位置为主陪,怪不得胡老师让我坐那个位置呢,上海菜和山东菜有一点差别,山东菜多数靠原料取胜,例如海鲜,用清水煮就可以了,但是在上海,是讲究的烹饪技术,那天晚上我吃到了最好吃的一个菜,叫宁波烤菜,纵然后来在上海又点过这个菜,也没有那个味道。

那个时候,我对上海有了一个更深的印象,上海那边的创业者很低调,例如胡老师,他喜欢背个双肩背包,就和个学生一样,他也不开车,出门不是骑自行车,就是坐地铁,他对这些物质方面没有过多的追求,后来这一点更有感触了,他对吃也不讲究,基本上每天就是在单位里吃工作餐。

记得刚和胡老师认识的时候,那是06年,我们聊天的时候,他总是发表一些比较另类的观点,当时他发了一个教育平台的计划书给我,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来做,当时我并不了解他是谁,因为在06年,别人和我谈教育产品,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传销,因为我在日照的时候,很多老太太都去网吧做电子商务,就是做的教育产品,其实就是传销理念,后来自己一路走来,才慢慢领悟了胡老师的想法,这几年遇到很多另类的朋友,我发现,不是真另类,就是天才。

从复旦回到酒店,我又去参观了一下飞扬的蜗居,那时她仍然是一个打工者,虽然性格很好,但是上天还没垂青于她,每月2000元左右的工资,和别人合租的房子,在郊区了,非常简单,一室一厅,就和我们上学的时候的宿舍差不多,不是居民楼,是一排一排的,全是租给外地人了,非常简易,她说自己的电脑被偷过,很多东西都丢过,住在这种大杂烩的地方,就是容易丢东西。

(上集完!)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证群的质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记电子书籍;

不定期聚会,促进群内合作,交流;

加群条件:三观一致,成熟稳健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