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印象青岛

人在不同的时期,是有不同的人生追求的,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在乡镇上当个初中老师,高中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在县城里工作,而大学的时候,我则希望在日照工作,因为走的越高,越觉得外面是如此的精彩。

我在日照一共生活了6年,也是日照翻天覆地变化的6年,记得02年去学校报到的时候,哪有什么旅游景点,日照现在最繁华的“王府大街”,当年就是一片茅草房,因为日照是一个相对比较闭塞的城市,北边是青岛,南边是连云港,西边是临沂,东边是海,这几个城市都比日照发达,所以日照很少有外来人口,同时日照当时没有象样的大学(这也是为什么引进大学城的缘故!),日照市民多数都是被“城市化”了,地被盖了高楼大厦,自然就成了城市人,因为我也是农村人,所以我融入到这个城市就变的非常简单了。

不过现在回头看看,感觉日照这个城市还是年轻了,只是在当年,自我膨胀很厉害,总是觉得自己走到哪里都可以横着走路了,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大了。

2007年年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蟠桃大哥,当时他做了一个保健品门户网站,叫蟠桃网,他到日照找我,因为咱穷惯了,所以见到有钱人,咱总是觉得低人一等,他带着他的副总、客服部经理、技术部经理,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这么认识了,蟠桃说,蟠桃网已经投入了170万,但是仍然处于亏损状态,想大家坐下来,一起分析分析,我就谈了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缺点是:功能太多、没有意向客户。

他是做传统生意起家的,以前做过房产、基建、草坪、中央空调生意,后来在青岛开了保健品连锁超市,后来听别人说在网上卖保健品能赚钱,于是投资了蟠桃网,他是个网盲,连打字都打不流畅那种,他喜欢功能多,所以B2C、C2C、博客、贴吧、论坛、问答系统、网上医院,只要能想到的,他都要求技术部门做上了,他说他很有成就感,特别是当他把网站展示给他的那些朋友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站长的像门户网站。

他原来的想法是网站只要能够实现收支平衡,那么他就可以喊他的朋友们投资进来,然后走资本路线,最终实现上市,这个计划和理想都很完美,包括在日照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也谈到,现在网站一天约有2万人访问,不过流量都是论坛上的,原来他雇了8个兼职斑竹,这些斑竹每个人分管一个论坛版块,有管美女图片的,有管笑话的,有管新闻的,总而言之,全是娱乐性的内容,没有来买保健品的。

蟠桃,派头十足,开了一辆丰田佳美,长的也比较富态,有点像杨澜的老公吴征,出手也豪绰,谈吐之间流露着大城市的味道,于是我立刻就被吸引了,感觉很自卑,咱就是个农民,也没啥见识,他手机号码尾数都是一样的,因为我在联通工作过,我知道4位尾数的,没有特殊关系是弄不到的,于是我坚信他是大老板。

蟠桃回去后,问我有没有兴趣到青岛发展?当时我手里还有些积蓄,而且还买了套房子,也没有什么生活压力,想出去闯荡闯荡也不错,我是2008年1月3日出发的,1月2日晚,日照的兄弟姐妹给我饯行,桃花岛的岛主、海战馆的老大、咖啡馆的投资人、遥控器等日照的比较高端的朋友,都去了,那天晚上都喝多了,后来还发生了一段不愉快的插曲(路上出了车祸!),不过也都是往事了。

到青岛,立刻就飘飘然了,刚下高速,蟠桃大哥就开车亲自在那里接了,问我,是住五星酒店呢,还是喜欢住其他的?咱对这个没讲究,就住在了中新大厦旁边的米亚罗商务酒店,蟠桃安排工作人员先去帮着把房间定好,然后他开车直接去了八大关那边的一个海景酒店,就是庆理河豚,就在海边,风景非常美,而且旁边是木栈道,行人走来走去,别有风味,当时我在想,青岛人就是有情调,蟠桃对吃是很有讲究(否则他咋那么胖!),他点了一些比较有特色的海鲜,其中还有鸟巢样子的海鲜,后来知道,那叫:海胆。

下午,蟠桃带我去参观他的公司,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写的日志是:我第一次规模这么大的网络公司,员工50多人,大厅里都是课桌,和我们上学的情形差不多,每个人一台电脑,在那里紧张的工作着,蟠桃自己一个大办公室,里面摆着古玩、书籍、花木等,沙发前面是茶盘,当时我还不会泡茶,蟠桃就问我喝什么茶?我说随意,他就泡了普洱给我喝,那也是我第一次喝普洱。

我回忆起刚到青岛的日子,我觉得就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花缭乱的,晚上公司的中高层迎接我的到来,在顺风肥牛吃的饭,特别开心,好象自己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一样,我第一次去滨州是吃的顺风肥牛,第一次去潍坊和青岛,也是吃的顺风肥牛,也许是顺风这个名字比较吉利吧,不过我觉得消费太高,一般我们很少去吃,蟠桃每个月都要请我吃一次大餐,每次就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吃上一顿,他会点上一对海参、一对鲍鱼,然后点些肉,我们就大吃一顿,我们两个人都超喜欢吃肉。

青岛很难租到房子,我干脆就住酒店了,虽然咱当时思想仍然是农民思想,但是还是有一些积蓄的,酒店一晚是158元,一个月也没多少钱,因为当时收入也比较稳定。

蟠桃是当时我在青岛唯一的朋友,他对我很好,每顿饭都陪我,即便是他不陪我,也会安排公司中高层陪我吃饭的,我和蟠桃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我觉得当时对于我而言,纯粹是一种学习和经历,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想走出去看看的缘由,经历的多了,才知道自己的无知。

蟠桃打电话,说让我去阳光百货二楼餐厅去找他,我把西装找出来,穿上,当时那是我最好的衣服,是06年花1700元买的,然后扎上领带,我就去了,到了阳光百货楼下的时候,我郁闷了,因为我不知道哪个是门口,在左边是保时捷专卖店,旁边是星巴克咖啡(当时我不知道是星巴克,因为当时我还没喝过咖啡!),据说阳光百货是贵族消费的地方,我给蟠桃打电话,他下来接我,当我进了大厅的时候,我立刻就脸红了,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不适合这里,太TMD像个小丑了。

和蟠桃一起吃饭的是两个富婆,据蟠桃介绍是临沂驻青岛商会的,他们是高尔夫球友,蟠桃说在青岛很多人家的保姆都开宝马的,当时我是非常赞叹蟠桃,咋认识这么多人呢,我越来越佩服他了,如果这算震撼的话,那后面的事,就是冲击波了,蟠桃说带我出去旅游,到了目的地以后,市委办公室的就提前打电话给把酒店定好了,而且是一个人一个套房,太奢侈了,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很多人出差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房间啊,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蟠桃睡觉的时候,鼾声如雷,记得有一次,我们从济南回青岛,在服务区休息了一会,蟠桃趴在方向盘上睡觉,一会他就醒了,秘书问他咋这么快就醒了,他说刚才被鼾声吓醒了。

继续说出差的事,在出差以前,蟠桃公司的技术部经理(于兄)就帮我印刷了名片,还有个美丽的头衔:中国互联网营销策划协会理事,我仍然是穿着我的西装去的,如果以前是飘飘然的话,那么当时则是无地自容,我记得有个朋友是开着限量版的奔驰去请蟠桃吃饭的,还有当地的一把手到场,因为他们几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蟠桃以前在那里做过房产。

那个时候,蟠桃总是和我说,青岛高人太多,一定要低调,因为青岛到处都是高人,就如同海边的别墅一样,一套几千万,关键是你拿钱买不到,为什么呢?人家不卖给你!

在青岛的生活,很潇洒,就是吃喝玩乐,蟠桃是美食家,他说做传统生意的人,财富都是吃出来的,因为要天天请人吃饭,自然对青岛的吃是比较熟悉的,我是领略了他对吃的研究,我最佩服的就是他对青岛的路的熟悉程度,大街小巷他都熟。

跟随他的日子多了,我就知道他喜欢吃啥了,如果是普通客人来了,就是去顺风肥牛,因为离公司比较近,而且环境比较优雅,包括08年过生日的时候,也是蟠桃在顺丰帮我摆的宴席,如果是外地的贵宾来了,那么就去八大关的庆理河豚馆,那里环境独特,基本上代表了青岛海景餐厅里的最高水平。

如果是想来吃青岛小吃的,那么就会带着去吃馄饨,青岛人很喜欢吃馄饨,早餐的时候都要排队,我们一般都是去顺天吃,青岛还有比较有特色的小吃,就是青岛鸡架,我吃过好几家,只有双兴鸡架最好吃,在那里吃饭,岂是要排队,而是要排1个小时以上,不过味道的确很好。

如果是外地来的贵宾,例如蟠桃的那些同学、发小到青岛,那么就会去崂山水库旁边的酒店,从市里要开车1个小时才能到,那里的鱼一般都要7斤以上,一鱼多吃,菜都是山上的野菜,那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淡水鱼,据说主要是崂山的水好,所以养出来的鱼才比较好,不过消费也比较高,人均消费100元左右,人少的时候,我们会坐在外面,既可以看到崂山水库,又可以看到美丽的崂山,吹着海风,特爽,例如上次出版社社长来青岛爬崂山,我们几个人就在外面桌子上吃的。

后来蟠桃喜欢上了爬山,他也加入了登山队,我们的伙食又改变了,我们喜欢去吃山里的农家宴,嘿嘿,那里的味道,就更不一样了,不过容易迷路,上次我们晚上在那里吃过以后,就迷路了,在山里绕了好久,当地一个村民义务把我们带出了山,刘克亚、王通他们到青岛的时候,就在那里吃农家宴,还封了个口号:崂山论贱,不好意思,打错了,是崂山论剑。

平时没啥事的时候,我和蟠桃还有他女儿一起去六浴游泳,他们两个人都比我厉害,他们都可以游到防鲨网,每次都会带一个塑料板,不过他们两个人都不用,最后都抛给了我,因为我中途总是会有种要淹死的感觉,不过在他们的锻炼下,我已经轻松可以游到防鲨网了,现在有比较熟悉的朋友来,一般我们都会去海边游泳,买个裤衩10块钱,去换衣服和冲洗5块钱,然后就跑到海里去,例如社长他就是一个喜欢运动的人,每次来了,我们都要去海里游一圈。

游完以后,在沙滩上躺会,沙滩上有卖玉米的,蟠桃每次都是先去赊人家几个玉米,回车上给拿钱,顺便一个人分一个王老吉,六浴比较偏僻,以前属于私人浴场,所以来的人不多,特别是旅游团,几乎不光顾这里,多数都是本地人,所以这里是比较好玩的,夏天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去。

游泳归来,一般都是由蟠桃女儿说了算,她喜欢吃肉,所以不是去豪客来吃牛排,就是去吃烧烤,青岛这边有个特点,小吃店基本上都比较破,但是生意异常火暴,比较好吃的烧烤店,即便是你站着,都没地方吃。

豪客来是青岛最平民的牛排店,吃38元送15元现金券,我们每次因为这个现金券来一次又来一次,不过的确好吃,蟠桃给他女儿一次都买500多块钱的券,让平时自己来吃的。蟠桃家的这个宝贝女儿,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虽然还没读初中,但是她的理念,和我们农村孩子完全不一样,例如吃饭的时候,她会去买单,喜欢平等交往,很独立,在我印象里,好象从来没和蟠桃有过争吵,我们经常一起出差旅行之类的,深有感触,所以环境也可以造就人才。

夏天的时候,蟠桃媳妇一般都要去外地出差学习,蟠桃就负责带孩子,所以我们一天到晚,都是想着去哪里玩,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极地海洋世界,这也是我个人感觉做的最好的旅游景点,全票好象是150元,蟠桃他们都是办的年卡,可以走VIP通道,蟠桃也帮我办了一张年卡,上面有照片,有身份证号码,于是,我们一有空,就去那里看演出,虽然演出内容都是一样的,但是依然每次都很震撼,因为你会感悟,原来大自然的生灵里,竟然有这么多有智慧的,我姐姐一家到青岛,我就带着他们到了极地海洋世界,绝对超值。

据说没来过海底世界,就别说来过青岛,不过,这几年在青岛,我还真没去过,因为我06年去过,我感觉太一般了,就再也没去过,海底世界和极地海洋世界,现在完全是两个档次了。

青岛海边有快艇,100元就可以坐一圈,这边管理比较混乱,也不需要穿救生衣就可以上去,有一次我在小青岛那边坐快艇,快艇跑起来一跳一跳的,我坐在最后面,结果被扔到海里去了,哎呀,郁闷死了,快艇上还有好几个妹妹,把人家都笑傻了,把我捞起来以后,老板说可以免费再来一圈,我直接没搭理他,从那以后,咱是再也不玩了。

如果想做快艇,我建议选择晚上6点以后,从黄岛坐轮渡到青岛,可以直接把车开到轮渡上,好象是8块钱一张票,在轮渡上看青岛的夜景,真是太美了,不过要想观夜景,晚上还可以去五四广场,在那里有灯光表演,也可以感受一下夜晚的世帆比赛基地。

在青岛,每天我都走路2个小时,我从栈桥开始,一直走到石老人那边,全部都是木栈道,光着脚丫特爽,海边的人没有得抑郁症的,因为海是那么的辽阔,所以我们喜欢在海边的木栈道上聊天,边走边聊,特有意思,有时候我也会即兴写首诗,例如:大海啊,你为什么这么大啊?!

08年7月份,蟠桃实现了赢利,记得最好的时候一天4万的营业额,利润在50%左右,咱不能说有咱的功劳,否则咱咋没发展起来呢?蟠桃给我带来了全新的冲击,因为使我了解了城市原来如此精彩,记得有一次去韩国区玩,和一群韩国人在一起唱歌,蟠桃让我也唱首歌,反正韩国人也听不懂,竟然发现那里的KTV都是无线点拨的,而且还有中国歌曲,我说我只会唱《国歌》,蟠桃说那你想想,还有啥会唱的,我才想起来,我可能会唱《水手》,于是我第一次在KTV里唱歌,那里的KTV和我们的教室那么大,有个舞台,唱歌的时候是需要站在舞台上的,韩国人男女老少都喜欢跳舞,都在那里跳舞,唱的好不好听,只要出声,他们就觉得是天籁。

08年,我也迎来了自己的转折,我出书了,5月份蟠桃陪我一起去了郑州开了书博会,蟠桃公司里有个技术人员,是我老乡,有一次他在网上和我聊天,他说要介绍我去电视台接受采访,当时我也没在意,过了一段时间,有个美女在网上找我,说要采访采访我。

那一天很冷,我去了报社,见到了一位美女姐姐,那时她刚生完宝宝回来上班,她把我请到了办公室,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的接受一个记者采访,虽然在郑州书博会也有几十个记者,可是那性质不一样,因为那都是花钱请来的,这个美女姐姐就是阿俊。

阿俊拿出了一份报纸,她说在网上看到我写的一些言论不错,于是做了一期懂懂言论,还送了我一份报纸(这份报纸,让我当天就邮递回了父母家!),阿俊做了一期我的专访,那个时候,在我印象里,她人挺好的,是个责任主编左右的官职。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就在旁边的浩浩小厨,他们家做的饭菜太精致了,从此以后,浩浩小厨就成了我们定点饭店了,如果说蟠桃是让我认识了都市生活,那么阿俊则是让我领略到了都市高端生活圈。

因为比较投缘,我们关系非常好,甚至一有空,就在一起吃饭,她是博览群书,我觉得她最大的优势资源,就是性格优势,她喜欢把朋友介绍给朋友,并且让彼此进行合作,这一点是我们的共性,所以在一起非常的开心,后来她去了一家高端杂志做了总经理。

阿俊是我在青岛最好的朋友之一,她是青岛高端人群的缩影代表,富有社会责任心,四川地震过去半年多了,有一次她找我去吃韩国料理,吃完以后,她说给我1000块钱,让我帮着捐到红十字会,因为她没开通网银,我说你确定这个钱能到达四川灾区吗?她说冬天了,让孩子们买点棉衣穿,至于能达到多少,并不关键,哪怕只有1/10,也有100元,爱心不能因为中途会被打折而拒绝奉献,同时她说捐款,不需要捐助道德,至于灾区的孩子是如何消费,那是他们的事,我们是无权给他们压力的。

一个人,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做出的事,是内心世界真实的展现,阿俊EMBA很多同学,有一次,她说懂懂,我给你介绍几个老乡你认识吧,对你肯定有用,当时一共是5个人,阿俊、我、林明贵、李春生、王伟。

林明贵是以太科技的董事长,春生是青岛网络行业绝对的老大,新闻网的CEO,当年的杰出青年,王伟是做房产行业的,都是我们老乡,从此以后,我就又多了几个朋友,也多了几个崇拜的对象,我很崇拜他们,所以会仔细听从他给出的每一条建议,前后跟随着阿俊认识了不下20个高端朋友,基本上都是这种层次的,他们平时都去香格里拉喝茶,于是俺也就第一次去了香格里拉喝茶和吃饭。

有一次,阿俊说要介绍个投资人给我认识,是个温州的老板,非常儒雅,是商会的秘书长,他有个投资公司,流动投资额度是1.5亿,当时我在上海工作,这个老板恰好去上海读一个课程,他没去上课,去找我聊天了,不过只聊了15分钟,他是做鞋的(知名品牌),想问一下凡客模式是否适合鞋,后来我说了我的看法:一是凡客是网络品牌,不是服装品牌,很少有回头客,适合目前的网络环境,赚一把就跑。二是鞋子不同于衣服,因为鞋子需要试才知道合不合适,这也是为什么没有鞋子B2C知名品牌的缘故,是目前网络环境还不适合,过几年时机成熟了,一定可以做的。

当时我在问学堂测试教育商城,对于这种总分式代理模式,谁都不知道能不能走的通,当时我也挺怀疑自己的,毕竟很多人反对,但是胡老师(问学堂CEO)信任我,因为我和胡老师认识5年多了,在没做问学堂以前就认识,温州投资人说,你问一下问学堂要投资不,要的话他可以投资,因为他觉得模式没问题,因为传统的服装、鞋子都是这种代理模式,一个省代,然后下面是地级代理,品牌只需要提供货源和广告支持就可以了……

托他吉言,2个月后,教育商城正式赢利了,就这么快,我也正式离开了问学堂,因为俺的任务就是测试模式,只要模式成功,俺的任务就完成了,其实在问学堂做义工是很荣耀的一件事,后面我写《印象上海》的时候,我会写写那段故事。

过了几天,温州投资人告诉我,让他投资的一个健身器械的公司联系一下我,他说这个市场应该是很大的,过去是做代工,现在想做自己的品牌,于是我们就认识了,工厂老板、品牌运营人,我们都见过面,也都熟悉了(后来还成了我的恩人!)

当时还没确立品牌名称,后来想着叫BESTFEEL,2年过去了,现在一款产品的月营业额都已经超过100万人民币了,当然不是俺的功劳,因为网络推广的份额很小,主要是地面渠道。

BESTFEEL的品牌运营人到青岛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八大关聊天,才发现八大关真漂亮啊,人很少,草皮特好,真是太好玩了,与此同时,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咖啡厅,和日照的海底咖啡厅有的一拼,不过这家咖啡厅是建在海边的,就在庆理河豚旁边,在那里喝茶,可以看到海里的船、景。

就这样,我们青岛的朋友圈子就越来越壮大了,除了我,基本上都是成功者,有一天,遇到了一个“笨蛋”,当时我有个电子书卖300元,他非要给我600块,他说最近太忙,忙完了请我们吃饭,他是做会展的。

我们第一次见面,挺有意思的,只见远处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提个文件包,身穿西装,我想这家伙,肯定是刚到城市,咋喜欢穿西装呢?和我当初一个德行,他选的是阳光假日酒店,也是海景餐厅,这个家伙原来是山寨的青岛人,是内陆人,在青岛定居了而已,怪不得他点菜竟然没点海鲜呢!

事后,我们都私下里嘲笑他,这家伙,竟然去海鲜店不点海鲜,全点了鸡鸭鱼肉,他一个人送了我们一幅字画,因为他做会展,画家们送给他的,哈,来者不拒。

这个家伙,就是出山大哥,也是我青岛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和他还有阿俊,我们经常在一起吹牛聊天,他以前是做洋河蓝色经典的,据小道消息,一年就被他做了200多万的营业额,后来为了某种追求,跑到了青岛,酒代理也不做了,开了会展公司,投了50万,亏了,买了套房子,积蓄没了……

从此以后更热闹了,每天在我家楼下的上岛咖啡,几乎天天就是吹牛会,我早上起床以后就会去那里坐着,中午大家就陆续到达了,然后就开始想去哪里吃饭,一直吹到晚上,再散会,因为出山人比较老实本分,而且是一个很善于付出的人,和他合作,他不会让别人吃亏的那种,后来被BESTFEEL的品牌运营人看中了,把商城交给了他来做,结果做的挺好。

出山大哥的朋友圈子,于是我又跟着一起熟悉了,他的朋友圈子都是卖酒的,俺才知道,原来酒这么暴利啊,从此俺家的白酒就没花过钱……

青岛圈子越来越大,做什么事,都比较方便,所以我媳妇总是教育我,她说以后咱还是定居青岛吧,否则你总是念叨那里的朋友,我媳妇也经常去青岛,不过呢,她喜欢去看东方斯卡拉,有一次她庆祝的太狂欢,把人家的杯子不小心给打了一个,还赔了10元,那天晚上我批评了她一顿。

东方斯卡拉,我也非常喜欢,在天幕城里面,天幕城据说也是4A旅游景点,就在青岛啤酒厂旁边,这里装修的非常豪华,很多行为艺术和民间艺术在那里,基本上就是一个艺术的王国,不过东方斯卡拉这两年节目更换的不够频道,去了基本上就是看重播。

我已经好久没去了,上次小黎飞刀(股神)到青岛找我玩,我带他去看了一下演出,他看的挺有味道的,我还担心他听不懂北方方言,结果没问题,原来现在演出也都是普通话了,东方斯卡拉是我去过的夜场里,最有激情的,很多都是二线明星,例如星光大道的阿宝他们。

在青岛,我还去过D厅,在FEELING,不过没敢进去,怕俺个农民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我从来没进过舞池,都是坐在外面看看就足够了,那次好象是和蟠桃一起去打牌,他赢了几千块钱,他说这种钱,赢了就要消费掉,他们打牌挺有意思的,不过都是打着玩,在我印象里,蟠桃好象就打过一次,不过从打牌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很稳健的人,一个晚上他赢的最多,没有把握,他不会坚持,有把握,他会选择绝不放弃。

在青岛,最有意思的就是大家一起去看电影,万达广场旁边有个卖韩国女装的,其实那里卖打折票,25元一张,一般人俺不告诉他,不过现在又有一个万达广场,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上次“一米阳光”喊俺一起吃饭,就是去那里吃的,挺多小吃的,俺还坐了坐她的“法拉利”,她是路痴,还闯到了单行线里,从那以后,俺就下决心,一定要买个奥拓。

“一米阳光”挺适合演小品的,有青岛女孩的豪爽,在我印象里青岛女孩好象都是1米7左右的个头,性格豪爽,脸面都差不多,那天晚上我们吃过饭以后,恰好疯子和杨文剑他们到了青岛,我说我带你去见见我们网络圈子的帅哥们吧……

在上岛咖啡坐下以后,我说这个姑娘是我刚才在机场认识的,她就接着我的话茬编下去了,她说我们的确刚在机场认识,顺便在机场花钱租了辆车过来……事后,他们几个说,真被蒙住了,青岛女孩有男孩子的性格,挺开朗的。

青岛虽然是吃海鲜的城市,但是青岛的海鲜普遍比较贵,平时我们吃海鲜主要是在青海路的“荣城海鲜”,这家还是比较便宜的,现在吃烧烤,我们就在对面的圆圆烧烤,啤酒呢,自然是少不了,在青岛,你喝到的,往往不是正宗的青岛啤酒,一定要到本地人多的店里去,青岛与别的城市不同,青岛有一种店,叫啤酒屋,里面主要是喝啤酒的,点个小菜,来上几扎啤酒,喝吧!

如果是想多样化一点,就去吃海晴的自助餐,白天的是90元/位,晚上的是120元/位(我没买过单,具体价格我不知道),这里海鲜比较多样化,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据说是五星酒店,咱没住过,因为阿俊有那里的现金券,所以那一段时间,我们经常泡在那里吃。

吃过最好吃的一次海鲜,也是最郁闷的一次,在青岛有个岛叫田横岛,需要坐轮渡上去,他们村还收门票费,家家户户开饭店,他们那里世代都是渔民,我和蟠桃2个人去的,结帐的时候要600元,后来一看,被宰了,讨价到了400元,蟠桃说出来吃饭,既然好吃,就不要在乎价钱,他把单买上了,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几乎每家每户都出现这种情况,不过游客没有任何办法,因为这里没有执法这个概念,你打电话也没用……

后来我们就变的狡猾了,去那里点菜的时候,必须要问好价钱再吃,这样还是出事了,上次就是因为最后一个菜没问价钱,两条黑头鱼,结帐的时候,老板说一条180元,我们还不算惨的,有个人去点的海螺,问的时候是16元,他以为是一盘,结帐的时候才知道16元一个,那一盘就300多块钱,欲哭无泪啊,不过说归说,那里的海鲜,的确好吃。

出山大哥有个同班同学,竟然是田横岛人,和他交流了以后,得到了一条攻略,他说办法很简单,在岛码头上的渔船上买了海鲜,去找小店加工就可以了,一共收20元的加工费,哎,早知道,咱就这么办了。

青岛我也有很多的同龄朋友,例如我的大学同学们、蟠桃公司里的员工们等等,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买上零食,带上床单,然后去中山公园打扑克,中山公园非常适合这么玩,在那里很有意思的,年轻人的天下,而且和隔壁的圈子很快就熟悉了,然后交换零食吃,周六周日呢,则是要去爬山,爬山的节目也是如此,到了山顶以后,大家聚餐,把家里带出来的好吃的,都拿出来,我和蟠桃参加的都是老年登山队,不过很遗憾,一般都是我倒数第二,蟠桃倒数第一,那些老头们,比年轻人结实多了,他们是风雨无阻,每周都爬。

在青岛,还接触到了很多艺术圈的名人,后面会一一介绍,不过呢,青岛也有个劣势,就是道路太怪,另外很多居民区都不是小区,就是沿街住着,我住的那个房子,就是在百脑汇对过,我搬过去的时候百脑汇开始动工,我搬走的时候百脑汇开业,2年的时间,几乎天天都在施工声中度过,这也促发了我有了回农村安静上一段日子。

其实在青岛的日子,我是有这样的感悟的:一个人,不需要有太多的朋友,有2~3个,就足够了,因为朋友还有朋友,这样我们的人脉圈子就足够大了,不需要广结网,在青岛的朋友,有90%以上都是朋友的朋友,很少有主动认识然后成朋友的,我是一个比较闭塞的人,不是很喜欢交朋友。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证群的质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记电子书籍;

不定期聚会,促进群内合作,交流;

加群条件:三观一致,成熟稳健潇洒